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730055.com_www.730055.com_太阳城集团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730055.com >

1000万用户排队退超10亿元押金被资本和市场抛弃

时间:2019-01-08 09:0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截至发稿,ofo的APP上排队等待退押金的用户已经累计超过1000万。这一数字还在以几乎每分钟一万人的速度持续增加。 在ofo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总部,从12月17日早上8点开始,就

  截至发稿,ofo的APP上排队等待退押金的用户已经累计超过1000万。这一数字还在以几乎每分钟一万人的速度持续增加。

  在ofo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总部,从12月17日早上8点开始,就已经被上门讨要押金的用户“围攻”。队伍长度从大堂延伸到互联网中心门口10米、20米,甚至一度蜿蜒至丹棱街上近百米,排队进入大厦的时间也从1个小时变成了最长3个小时。

  在戴威的设想中,2018年会是ofo的大干之年,但事实上,这个2018年对于整个ofo团队,坎坷而又艰难。从资本宠儿沦为市场弃儿,已经被资本和供应商抛弃的ofo如何熬过这个寒冬?

  如果不是数百人聚集在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门口,12月17日原本只是一个平常的星期一。

  保洁员阿秀最先感觉到这一天跟往常不太一样。互联网金融中心的电梯高峰期一般在8点半到9点一刻,但这一天从8点开始,A座通往高层的三部电梯就有人在排队,而且不少人看起来不像是来上班的。他们会问前台或者保安,小黄车是在5楼吗?退押金是从这里上去吗?

  互联网金融中心大堂的楼层导引图上,B区5层此前标注的是“ofo 小黄车”,但阿秀记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名字就从楼层导引图上“消失”了。

  从8点半开始,要搭乘电梯上五楼变得愈发艰难。越来越多的人聚集,上班的人和前往ofo总部要押金的人扎堆在大堂里,所有人都想往里进。大厦保安在电梯口设置了警戒线。要上五楼必须排队,一次只允许15个人进入,这恰好是一部电梯能够承载的容量。

  佳琪的押金是199块钱,“要是能退多好,能给孩子买点吃的。不买吃的,再加几十块钱,也能买一罐奶粉。”佳琪一个月前就在线日下午,佳琪从新闻APP上看到一则报道,北京市民来ofo总部申请退押金,现场就拿到退款了。在家带孩子的佳琪有着充足的时间,她被朋友“安排”先来打前站,如果能退他们再请假来退款。

  在他的印象中,早期的ofo非常好骑,等到ofo出了校园向社会投放的时候,遇到坏车的概率就大了好多。

  身处风暴中心的ofo,却显得异常平静。下午4点半左右,ofo小黄车现场工作人员表示,退押金业务办理延长至晚上10点,直到晚上七点还有一百余人排队。17日晚间,ofo在其微信公众号提示,线上申请退押金与现场排队退押金一样。

  在ofo总部排队也并不能直接拿到退款,排队三四个小时进入ofo办公室也只是登记注册ofo的手机号码和支付宝账号,工作人员承诺在0-3个工作日内将押金退至支付宝账号。

  但凡小黄车能够找得着、可以骑,他都不会退款。“现在的问题是,我根本找不到可以骑的小黄车,相当于我花钱买不到你的服务,那我留着你干嘛呢?”

  按照ofo此前公布的人车配比,每50辆车配备1名线月,ofo开始大规模招募线下运维人员。但这部分人员都属于ofo的“非核心人员”,在签订合同时,均采用劳务派遣或人力外包的方式委托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实行招募。

  在ofo传出资金链紧张消息后,这些“编外人员”最先被踢出局。从2018年3月开始,全国多地陆续爆出ofo拖欠运维工资的事件。

  并非所有交纳过押金的用户都有拿到钱的机会。有一名ofo用户将199元的押金转成了余额(ofo此前推出的活动,押金转成余额后可享受免押金骑行),理论上这笔钱就已经不是押金了,但这名用户一再要求,“让你们老板出来,今天必须给我退款”。给他办理登记的女性工作人员既没有回应他,也没有向同伴寻求帮助,而是选择沉默应对。

  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包括用户押金36.50亿元。有接近ofo内部的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如此大规模的用户要求退押金,ofo目前的资金状况肯定无法承担。

  “这些用户的押金有人管吗?没有人管,说是由银行托管,有谁去查过这些押金究竟在哪里?还不是左手倒右手。”

  业内人士估计,小蓝单车押金池的规模在15亿元以上,还拖欠至少10亿元供应商欠款。

  ofo的押金去了哪里或许只有戴威清楚,可以肯定的是,ofo已经不再承诺0-3个工作日完成退款申请。

  ofo的上一轮融资还停留在今年3月阿里巴巴领投的8.66亿美元E+轮融资,那是ofo用核心资产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换来的。扫码骑车前15秒的视频广告,为“三无”产品发软文,将押金转至P2P平台——但凡有可能筹到钱的方式,ofo几乎都尝试过了,依然只能苦苦支撑,勉强维系。

  在共享单车被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人们满怀赞叹地调侃“颜色不够用”的两年前,没有人会预料到这样凄凉的场面。

  刚创业融资时,戴威觉得资本能投钱就是恩德,连条款都不谈。但随着共享单车风口日盛,资本争先恐后地一拥而上,2016年年底,共享单车领域仅获得融资的入局者就有20余家。业内人士估算,整个共享单车领域这几年已经烧掉了超过百亿美元。曾参与过对滴滴投资的刘毅然如是描述当时的盛况:“如果你人不在北京,基本上就投不进去了。”

  ofo内部人士透露,戴威从B轮融资起就不曾主动找过投资,都是资方找上门来。

  据员工透露,经历过大大小小10轮融资的ofo做活动不计成本,发快递只用顺丰,斥巨资签约鹿晗,甚至花钱命名了一颗卫星。当时,ofo管理层一人一辆牧马人,一个区域运营一个月就能贪污数万元,年会上被奖励4个月工资的10位“优秀员工”,短短一个月后就有3人因数据作假和贪污被开除。

  迟迟找不到可持续的盈利方式,共享单车在资本力挺下疯狂砸钱抢占市场的阶段进入了尾声。除了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摩拜单车、哈啰出行和青桔单车,共享单车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获得资本方的青睐。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悟空单车、町町单车、小蓝单车、酷骑单车、1号单车等十数家第二三梯队的创业企业相继加入了共享单车“死亡大军”的行列,有的只活了半年时间。

  去年9月,软银完成了对ofo的投资尽调,最终决定放弃,ofo期待已久的10亿美元融资落了空。同年12月,当初力挺戴威的朱啸虎将ofo的股份全部卖给了阿里巴巴,套现30多亿美元悄悄离场。

  但心高气傲的戴威只想独自掌控局面,顶着诸多投资人的压力拒绝了这一提议。推动两强合并的尝试失败后,投资人愈发收紧了钱袋。

  但由于滴滴试图取得ofo控制权,戴威则认为对方“要的太多”,双方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滴滴派驻到ofo的3名高管也被戴威“强制休假”。

  被资本“断粮”长达半年多、自身又没有造血能力的ofo,最终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

  “有可能押金退不回来了,有可能公司就没了”,最终“打得挺热闹的,溅了一身血”。

  事实上,在经过了一系列自救失败、独立无望、融资艰难之后,戴威已然选择放弃ofo。

  10月下旬,ofo 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悄然换成了5号员工陈正江,戴威仿佛凭空消失了。

  今年6月,ofo将运维人员从1.2万人缩减至9000人,总部员工比例降至50%。当时戴威没有露面,是于信给出了一个不太有说服力的解释:“这并非裁员,而是重新梳理团队。”

  11月14日,连续数月没有消息的戴威重新出在办公室,跟在场员工开了一个时长一个半小时的内部会议,坦承“我错了”,他说曾想过放弃,因为确实没钱了,但最终还是选择坚持下去。戴威的发言被员工视为“鼓舞士气,重新出发”。

  “所谓危机,就是危险和机遇的并存,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真正让我们破釜沉舟、向死而生。当你认为它是危险,那么危险已经来临,当你认为它是机遇,那么机遇即将到来!”

  “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他一如既往地慷慨陈词,高喊口号,鼓励自己“脸书也曾经差点卖掉,留着最后一口气,也许就能把握下一个机会”。

  戴威已在新加坡成立了一家区块链公司,多名原ofo老员工投身其中,并已积累相关资金以备不时之需。

  早在去年6月,由于没有找到新的投资方“续命”,原本已经谈好的7亿美元融资在董事会层面上被卡住,ofo就开始陷入了供应链危机。

  “供应商坐在办公室不走,要闹事了,今天一定要付钱,要不明天上新闻了!”接近ofo核心高层的人士向网易科技透露,当时ofo一度背负着十几亿元的巨额债务,戴威只能跑到各个“爸爸”的办公室里“哭求”,请他们签字放行融资。

  曾计划向凤凰自行车采购至少500万辆单车的ofo,只完成了不到40%的订单,还拖欠大量货款。当初在全国大小城市铺下的小黄车,有相当一部分被锁进“单车坟场”,留下数亿吨计的废铁,5元一辆都没人要。

  今年9月,为讨要运输款,百世物流一纸诉状将ofo告上法庭。而早在百世物流之前,ofo就已经与德邦物流、云鸟物流等多家物流供应商展开谈判寻求欠款解决方案。

  一位摩拜单车的物流供应商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要维持共享单车的线下运维需要一支庞大的队伍,仅他知道的跟摩拜合作的物流公司就不下5家。据他透露,ofo目前的运维工作大部分都是由蹬三轮的个人在维护,几乎没有大的物流公司跟ofo合作。尽管这一说法并未得到ofo方面确认,不过小黄车数量急剧减少,坏车越来越多,热点区域的共享单车从橙蓝黄3色逐渐演变成橙色和蓝色为主导。

  为缓解紧张的资金链压力,除了取消大部分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拖延押金退款进程、诱导用户将押金转为余额、年卡或网贷平台资金等,ofo还通过上线短视频广告、将自行车“变身”广告位、在公众号上为“三无”微商产品发软文等方式“找钱”。种种举动,被网友评价为“饥不择食”“想钱想疯了”。

  按照ofo此前公布的计费规则,小黄车的骑行费用为每小时1元,学生0.5元。微博网友“不过三米”发现,自己只骑了不到1公里,就显示收费4元,其中包含起步价1元,以及4分钟的时长费3.2元和1.3公里的折旧费0.6元。另一位网友也在骑小黄车上班时发现,不到3公里的路程收费8元,其中“行程原价”3元,还莫名多出了5元的“调度费”。

  12月17日晚,沉寂已久的ofo小黄车公众号发表公告,称后台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信息审核与收集,并按顺序退款。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